三十六、準備你自己的供養

  華智仁波切的老師是著名的瑜伽士,也就是以嚴厲、粗獷聞名的大圓滿大師多欽哲。
  食子(多瑪)是用大麥粉撚揉製成的圓錐形糕餅,在各類的供養禮儀中都會用到它。這些或為紅色或為白色的糕餅,象徵著方便與智慧,大樂與空性是無二無別、混然一體的。將食子供養後棄置,意味著自我幻象的消除。
  有一天,裝扮有如乞丐而匿名四處流浪的劄?華智來拜望他的上師多欽哲。他在上師紮營的廚房內遇到一位喇嘛正在做多瑪(食子)。
  華智仁波切問這位喇嘛,他是否能進去見多欽哲,那位喇嘛斜眼看看眼前這位衣衫襤褸的流浪漢,順口說:“哦,沒問題,我可以替你引見,不用擔心。另外,能否請你幫我做這些食子?”喇嘛說完就走開,猶自咯咯地笑個不停,留下華智在那兒幫他做食子。
  找不到奶油來塗一個白色的食子,卻發現有過多的紅色顏料來做紅色的食子,博學的華智就把一個食子漆成紅色。依那食子的形狀,任何一個人都知道應該是白色的,甚至它的名稱──“噶多(意為白色的食子)”,都顯示應該是白色,而現在卻被塗成紅色。
  喇嘛終於回來了,他很滿意這乞丐已替他做完所有的工作……直到他瞥見那個白色的“噶多”竟被塗成紅色。
  “這是何等愚蠢啊?!”喇嘛大叫。
  華智仁波切溫和地回答:“慈悲的喇嘛啊!能否請您告訴我,依照儀式它必需永遠是白色而不能是紅色的理由?”
  “什麼?!”喇嘛咆哮,憤怒地將發紅的雙眼瞪向天空,“這骯髒污穢的流浪漢,不僅犯了如此愚蠢的錯誤,竟還膽敢質問我!”他開始揍站在面前的謙卑流浪漢,並把他轟了出去。
  “只要我在這裏一日,你就別想要見多欽哲!”喇嘛望著華智仁波切後退的身影大叫,後者消失于森林中。
  到了晚上,多欽哲仁波切問白天是否有任何人來見他,因為他有個夢兆,他的心子華智仁波切將來拜訪,他也期待要見他這位獨特的弟子。他的隨從說整天都沒有人來。但是有超能力的上師堅持一定有人來過,在廚房做食子的喇嘛終於開口,告訴多欽哲說有位乞丐的確到廚房來化緣,表示願意以工作交換,但是在他犯了錯,把一個白色食子塗成紅色後,已被遣走。
  “那就是華智,你這個笨蛋!”多欽哲大發雷霆,他的暴躁與他的智慧和慈悲是同樣有名的。“立刻去找他來,除非我見到他,否則你們我誰也不見!”
  因為多欽哲明白的直言,於是所有的隨從都必須去找那個乞丐,並要求他回來。
  當華智豎日早晨終於來到了上師面前,多欽哲要他坐上說法座,並很誠意地請他闡示寂天菩薩的古典不朽著作《入菩薩行論》,因為華智仁波切以注釋此論聞名。
  在廣大群眾面前,華智仁波切開講《入菩薩行論》,解釋著殊勝的菩提心(開悟者利他的發心)以及所有有關的修行方法。然後,在那位狼狽的做食子同伴將他褚紅面孔掩藏在暗紅僧袍下的當兒,他接著說:“雖然今天每個人嘴上都掛著陳腔濫調,高唱利他開悟的心性,我們當中仍有人甚至不知道他們所驕傲地塗繪的食子的意義,然而,他們的確知道如何揍打謙卑問他們的人。”
  多欽哲大笑,藉由他的天眼通,他完全清楚前一日廚房那一幕的全部經過,他大聲地說:“好極了!這小部分的寂天是我前所未聞的!”


三十七、編籃師

  佛教僧侶,或稱為比丘通常終生持出家戒。放棄僧侶的生涯,常常會發生問題,雖然在不同的佛教傳統裏對於戒律或誓言的解釋尺度有別。
  阿彌陀佛即無量光佛,住於西方佛土,稱作德瓦千或極樂世界。虔信者深信能重生於此淨土者,將可快速地修證達到完全開悟之境。
  在佛涅槃後幾百年的古印度,有一位誠實優秀的比丘,每天都在他結居森林旁的一個小村落裏化緣。有位當地的年輕女子為他俊秀的外表、正直的舉止及其散發出來的寧靜所吸引,不知覺地愛上了這位比丘。
  慢慢地,這位比丘知道這件事情,他婉轉地拒絕這女子的接近。隨著時光飛逝,情況並未改進,這女子的熱情與日俱增,已到了不能控制自己情緒的地步。愈是得不到她渴望已久的東西,她愈是想獲得。無論她的朋友、親戚或是村裏長輩們如何勸導她,還有比丘以及他的同修們如何仁慈同情地與她談論這件事,都沒有人能化減她極度強烈的單戀情結。
  這可憐的年輕女子已經變得失神欲狂,不時地哭啼,並想要自殺輕生。
  謙遜的比丘知道了這情形,面對如此的一個難題,他發現極不可能就遷往他處,置這女子不幸的命運而不理。為了實踐他為利眾生的菩薩誓願,這位正直的比丘終於同意了那女子絕望雙親的正式提親。婚禮很快地準備並舉行。
  “如果一件事是值得做的,就應該盡力做好。”那位比丘心想。
  他成為一個很好的丈夫,在各方面都很體貼,而他的妻子也深愛著他。這對夫妻以祖傳的編籃技藝為生,他們的小孩後來也跟著一起工作。每當工作時,這位還俗的比丘雙唇似乎不停地默念祈禱文,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外在的跡象顯示他從前的行業。他的誠實正直很快就被注意到。
  小生意很快就變得興隆,當地人們普遍認為如能擁有還俗比丘手編的籃子,幸運和興盛都會降臨他們身上。
  幾十年就這樣過去了,這家庭也興旺了,整個地區在物質與精神上都更充裕豐盛。這位正直的編籃師,背早駝了,人們經常向他尋求忠告和祝福。他的孩子繼承他的風範,子傳孫,孫傳子……
  時間終於到了,這對恩愛的老夫妻相繼去到另一個世界,如同我們每個人都無可避免的,當他們各自奇妙地投生到西方極樂淨土的蓮花苞中,阿彌陀佛授記他們終將開悟成佛。
  阿彌陀佛還宣示:“編籃大師,由於你的無我,放棄了自己原來選擇的寺院生活來救一條性命,你真正做到了出離、利益眾生和崇高的精神意義,因此大大減短了你以及所有有幸與你業力相連的人們到達涅槃彼岸的路程。”


三十八、超越諸毒

  有位名叫千伯的外道教師妒忌世尊名望日益增長,許多他從前的學生和弟子都無可理解地加入佛教徒的行列。因此,有一天他決定要報仇。
  千伯有位信徒叫做帕貝,帕貝的妻子已經成為佛陀喬達摩的虔誠信徒;現在帕貝似乎也岌岌可危地快改信佛教了。帕貝的妻子想邀請佛陀和他的出家弟子們到家裏應供,千伯指稱她無知的行為太愚蠢了,但無可奈何,這心地清淨的婦女信心堅定。
  面對如此頑強的反抗,狡詐的千伯並不服輸。他說如果她堅持一意孤行做這傻事,帕貝就滿她的願吧!千伯批評道,如果這位新的老師,釋迦牟尼佛,真如人所說的確具備遍知、智慧和慈悲的偉大力量,他應該能預知任何可能發生在他自己和他信徒們身上的不幸;如果他名不符實,那麼帕貝的妻子盲目地跟隨群眾接受新的教義和規矩不就是不智之舉了嗎?──這就是千伯的教唆之辭。
  帕貝在家前剛跨過門檻的地上挖了一個大坑,像捕虎的陷阱一樣,裏面填滿了灼燒得發紅的木炭,並在佛陀和弟子們日中來應供的前一刻,才巧妙地掩蓋起來。如果佛陀真的是全知全能,他自然會事先知道而且不會跨過門檻來,但是如果這位新上師只是個冒牌貨,他將會踩在假地板上,跌入火坑而被燒死。
  更狠的,那卑鄙的千伯交代帕貝在會供的食物中下毒,萬一佛陀能僥倖走進屋子,那麼就可做另一項試驗。如果佛陀真是全知全能,他是否就將謝絕享用下了毒的食物且指示他的弟子們也不取用呢?
  對愚癡的帕貝來說,他是同意這個計謀的。他怎麼會懂得這些宗教的是非?他又怎麼會去質疑自己的上師千伯的尊貴人格呢?
  帕貝的妻子知道這計謀後驚駭得說不出話來,雖然她對佛陀常常被證實了的全知全能有大信心,但萬一佛的弟子,或成就稍低的比丘先行於佛前,不也成為這卑鄙毒計的犧牲者了嗎?而且,如此邪惡可恥的目的為何?帕貝的妻子對千伯的狡詐,和他對丈夫的影響支使力大為驚駭,她極力規勸她的丈夫。
  雖然她反對整個陰謀,但是,身為一個女人,在那個時代、那個地方,她的意見是微不足道的。她的丈夫帕貝將她鎖在一間儲藏室以免她妨礙計畫的進行。帕貝送了貼子邀請佛陀和他穿著紅色袍子的出家弟子們來午餐,接受供養。
  佛陀接受了邀請,並且預知一切將會發生的事情;同時,千伯小心翼翼地留在帕貝屋子裏的一個房間,在幕後觀看。
  二天后,佛陀對所有的弟子們吩咐,他們都將到帕貝家接受午供,但是無論如何,他們當中任何人絕不可以在他之前跨過門檻,先行進入屋內。之後,全體就出發了。
  當出家眾們來到帕貝家時,溫和微笑的佛陀走進來,未受驚擾,不僅那片薄的假地板沒有照計畫塌陷,連前面房間寬廣的整片地板似乎都奇跡地變成一個美麗的湖泊,充滿了盛開的純淨蓮花、天鵝、水鳥和水鴨;而且,每當佛陀走一步,一朵光輝的白蓮花立刻從他腳下生起。
  目睹這奇妙的景象,全部的人都十分驚奇,尤其是驚惶失色的帕貝,當佛陀仁慈地對他微笑時,他只是畏懼地站在那兒。
  這位羞辱的主人第一次瞭解到自己的愚蠢,於是他揭發了整個卑鄙的計謀。
  佛陀耐心地聽完帕貝傷心的懺悔後說:
  證悟的人無分別,
  何來利益與傷害?
  證悟者超越三毒的劇火──貪、嗔、癡;
  凡火何能傷?
  可憐而愚昧的帕貝現在終於完全相信佛陀確實悲智圓滿並且全知全能,而不是像許多流浪的聖士和瑜伽士只懂一些神通。他坦承食物也下了毒,以當做進一步的測試用,他希望當場另煮新食來供養佛陀和僧眾。
  佛陀又以偈頌說:
  證悟者得自在,
  超越善與惡,
  故無利益與傷害;
  證悟者已能轉化三毒有害的影響力,
  貪、嗔和癡;
  凡毒與我何所傷?
  當佛陀和比丘們坐下來接受供養時,帕貝仍是充滿恐懼,但毒食在僧眾口中似乎變成甘露。同時,目睹這一連串的奇跡後,失敗羞辱的千伯從後門逃走了,從此不曾出現于帕貝家或那地區。
  那位虔誠婦人的信心被證明了,真理戰勝,邪惡降伏,不信者改信,帕貝和他的鄰人都成為佛陀寬容、愛好和平的追隨者。

三十九、在橋下皈依的小偷

  東藏江孜河畔住著一位喇嘛,虔誠的信徒供養了他許多東西,但因他已拋棄所有世俗的牽絆,對這些供養物也只是隨意放置。
  有一天,一個小偷到他的佛堂偷了些宗教儀式用品,喇嘛直覺到邪惡之氣,很警覺地,當場逮到小偷。知道這小偷的惡業深重,喇嘛決定替他消除緊纏的罪業。
  捉住小偷的脖子,喇嘛用一本經書敲打他的頭,同時重複念著皈依祈請文:“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自今起至心皈依三寶。”不說第二句話,他就把小偷放了。望著往外逃竄的小偷身影,喇嘛唱道:“我已經捨棄世間所有的財物,願你也能捨棄不善的行為。”
  當晚,小偷縮在橋墩下思索著受損的自尊。午夜時分,他自噩夢中驚醒,看到四周佈滿邪魔鬼魅。
  他驚嚇不已!突然腦子閃過白天喇嘛打他時所念的皈依祈請文。小偷不自覺地念起:“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自今起至心皈依三寶。”他不斷重複地念著,同時清楚地看到精魂鬼魅在皈依祈請文的力量下不斷消失逃散。此後,他不停地念誦皈依祈請文,並成為江孜河畔那位喇嘛的弟子。
  如眾周知,皈依是入佛法之門,是證道之路。皈依祈請文與對三寶的虔信心必能平服邪惡力量,淨除不善業,並為心靈帶來清淨。小偷遠離幻象,轉求難以言喻的涅槃寧靜,他自己終於也證悟成為上師,並且引導許多人得到解脫與開悟。


四十、牛的業

  在喀什米爾地方,久遠以前住著一位名叫米惹西的僧人,他是一個典型嚴守佛教戒律的比丘。經由禪定的力量,他具足神通,他的許多弟子證明他們的上師能在空中飛行,能看透他們的心念,能知過去,並能正確無誤地預知未來。
  這位偉大的比丘是位素食者,而且固守佛制,過午不食。有一天,他湊巧在他森林的住所外,用大鍋子在戶外火坑上浸染他赭色的舊僧袍;其時有一群怒氣衝衝的人在尋找最近遺失的小牛,正好碰到了他。他們打開鍋子發現鍋內全是雜色的碎片和血色般的顏料,於是大叫並誣賴這默不出聲的僧人,控訴他偷宰了他們的牛,並把他捉走了。
  這群人在鄰近的村子召開私下的審判,並且很快就判決將沉默的老比丘用鐵鏈鎖在牢裏好幾天。老比丘既不為自己未犯的罪行辯解,也不企求獲得釋放。他的弟子懇求他設法解決這錯誤,但米惹西一句話也沒說。
  幾天後,村民找到那只遺失的小牛,知道自己冤枉了老比丘,他們請求該地的首領釋放老比丘,但那首領正因其他重要的事情分心,而將這案子耽擱了好幾個月,因此米惹西一直被留在土牢內。
  最後,被囚禁的老比丘的幾個重要弟子親自去求見國王。國王聽了他們的?述非常驚異,害怕這嚴重的冤獄所造下的莫大惡業將會報應全國以及那些不負責任的村民。因此,國王立刻下令釋放老比丘並且召請他前去,以求彌補。畢竟,一個尊貴的出家眾被冤枉,關在污穢的洞穴裏六個月並非常有的事!
  當那位莊嚴的老比丘來到國王面前時,國王請求他寬恕,並問比丘因國王的疏忽而對米惹西造成這麼可怕的錯誤,他能怎麼補救?國王並且強調,他會處罰那些造成米惹西冤獄的人。米惹西回答說:“尊貴的國王,請不要處罰任何人,這是我的報應,我很樂意承受。如果一個人行為沒有種下惡因是不可能受苦果的。”
  國王很奇怪地問:“為什麼?尊者,您曾經做過什麼呢?”
  米惹西解釋說在多生前他曾是個小偷,從一些村民那兒偷了一頭小牛,被追趕得急了時,他將小牛丟在一位正在森林裏禪坐的阿羅漢附近,使那位證悟的比丘被鏈在洞裏關了六天。
  米惹西垂著眼繼續說:“尊貴公正的國王,因為那樁惡業,我已多生墮在惡道受煎熬。現在,我的惡業終於完全償還,罪業也已清淨,因此,對於您及您的臣民,我只有感激和尊敬。”
  低首致禮後,米惹西靜靜地回到森林安詳地繼續他的禪修。

四十一、二個邪靈

  佛陀涅槃後幾百年,在摩竭陀地方住了二個邪惡的婆羅門教徒,分別叫做帕那及那瓦。他們兩位以宰殺動物取樂並嗜食其肉,攔截過往的旅人,搶劫房舍,令當地人們覺得恐怖。這令人憎恨的兩人終於被阿加塔沙楚國王的警衛逮到,審判後便被關入牢獄裏。
  但帕那及那瓦兩人仍然毫不悔改。雖然身在囹圄,他們仍利用不義之財,匿名安排許多午食來供養阿加塔沙楚國內尊貴的僧團和阿羅漢們,希望藉此積聚福德和好運。他們請求僧人為他們做祈請文:“由於這虔誠的行為,願慷慨的匿名施主所有的願望都能圓滿實現。”
  同時,他們自己也祈禱:“藉著這些供養,以及神聖僧伽們強而有力的祈請,願我們能投生為藥叉(邪靈),未來能在摩竭陀國內搶劫報復。”
  這些祈請文實現了,正如同所有的祈請文一般的有力。這兩位誤入歧途的盜匪很快地在一場瘟疫中死在獄裏,隨著他們錯誤的願力,接著便轉生為藥叉。他們在摩竭陀到處散播著恐怖的瘟疫,導致許多的人和牲畜死亡,使國內彌漫著一片絕望。同時這兩個邪靈在夜色掩護下四處飛躍,啖肉飲血。
  一位睿智老占星家細密審思後,確定了瘟疫的緣由。他邀請佛教的第三代祖師──證悟的商那和修尊者到舍衛城來,藉著精神的方法來降伏這兩個藥叉,以根絕問題。
  商那和修阿羅漢很快地到來。他住進那兩個藥叉佔據的山洞。當兩個邪靈從鄉下搶劫歸來,還未進洞就已經感受到圓滿阿羅漢的存在,他們以神力轟擊洞穴,讓頂壁大石墜落到年長的阿羅漢的銀白頭上。然而商那和修毫不受影響地端坐著,巨大石頭很神奇地在他的四周排列圍繞成一個小地穴。
  藥叉狂怒發威了三次,清淨的阿羅漢三次都不為所動,仿佛很舒適地坐在他最恰當的處所。
  接著,惡魔從附近樹林搜集來柴木,縱火燒洞,商那和修很神奇地將火焰彌漫到無涯無際的天空,直到這兩個惡鬼驚懼懾服。在熊熊火焰包圍下,他們終於降伏,在佛教長老面前坦承他們的惡行。
  當這兩位懺悔的同時,周遭的火焰逐漸消失。商那和修為他們開示崇高的佛法,他們徹底懺悔。面對著新的上師,他們內心充滿悔悟、信心及虔誠,發誓要放棄一切惡行,遵從佛陀的教法。這兩位終於清淨了他們的惡業,長養善行,轉生到好的地方。


四十二、龍樹菩薩的女神

  不朽的哲學家、作家和賢士──龍樹,生於拿撒勒的耶穌之後。他開展及弘揚中道哲學思想,稱為“中觀”,是空性至高至善的法教。
  龍樹神秘地取回了智慧經典《般若波羅蜜多經》,他是從久遠前佛陀親置之海底,半神半獸似蛇的龍那裏取得的。透過他超人的心靈能力和煉丹術,龍樹維持著北印度那瀾陀大學五百名佛教班智達的生活。譬如,曾經有一次龍樹大師畫了一隻牛的圖像,後來這只牛奇跡般的能夠生產牛奶,供應了整個社區的需求。
  龍樹菩薩曾經降伏女神嫦帝卡,女神表示可以送他到藍空上的天宮享天福,但聖明的龍樹不為所動,僅告訴女神,只要佛法駐世一日,便請祂護持佛教的僧伽團體。而且,經由中道,他已完全了悟空性的深義而得圓滿證悟,不再需求幻象娛樂。
  女神喬扮成貴婦人,住在那瀾陀的西院。無比的龍樹班智達,在附近環繞著文殊菩薩廟堂的石頭高牆上,釘了一塊巨大劍型的木釘,很神奇地令嫦帝卡做智慧的服務──他要求只要這神奇匕首不化成灰,女神便須為僧團提供生計。
  嫦帝卡照吩咐做了十二年,整個博學的僧伽團體繁榮無比。後來有一位司僕役職責的不清淨僧人向這動人的貴婦提出不合宜的求婚,嫦帝卡沒有回應。祂雖有人身,卻不被瞬間聲色歡娛影響,因祂早享有天神的妙樂。
  那纏擾不休的僧人不斷地以猥褻暗示來追求祂,嫦帝卡終於有了答覆:“當文殊菩薩廟堂周圍牆上那塊大木釘化為灰燼時,我們就可結合。”
  一番思考後,這愚昧的僧人利用貯藏室的芥子油,設法放火燒了那一大塊木釘。當那象徵祂釘住的釘子被燒成灰燼時,嫦帝卡瞬即消失不見,連帶著僧伽的維生物品也消失了。
  這位僕役必須為不見了的庫存負責,他每天必須去乞討來提供僧眾的食物。唯有龍樹菩薩清楚地知道所發生的事情,他用礦物質揉成細小的甘露丸,充做他和他的追隨者淨化斷食和轉化儀式之用。
  由於精神煉丹術的秘密方法,證悟的上師龍樹和麥修撤拉(編按:《聖經》上傳說享年九百六十九歲之一老者)活得一樣久。在認識論的辯論中處於不敗的地位,中觀派的大師直到現在還繼續教授和訓誨世人。

四十三、鱷魚寶藏

  有一次,在月圓那天,秋吉林巴抵達噶瓦村莊,並被邀請到此住五天;進入當地寺院後,人們隆重地向他獻茶。
  突然這位掘藏大師從上師法座跳起來沖出去,他的弟子卡美堪布緊隨著他。其時,上師的馬剛好系在門邊,馬鞍尚未除下,秋吉林巴一躍上了馬背,馬受到驚嚇,開始往外跑,但韁繩仍系在柱上,卡美堪布立刻抽刀割斷韁繩,這種刀是所有康巴(意指東藏康地的人們)隨身系在皮帶上的。卡美堪布自知不宜質問像秋吉林巴這樣的大成就者的意圖。
  人馬飛馳而去,仿佛被人追趕一般,很快地來到一條河水高漲的岸邊,所有秋吉林巴的隨從都跟著來,村民也跟來看熱鬧。秋吉林巴驅馬直躍河中,消失不見,大約五分鐘後,才在眾人的欣慰中在對岸出現。
  原來在寺院中喝茶的當兒,秋吉林巴在正觀中見到西藏之後益西措嘉,她說河中有大怪獸看管著岩藏法寶,那是她在久遠前依蓮花生大士的命令親自所藏的。根據蓮花生大士的授記,這只大鱷魚在滿月那天的正午就會合口;如果它閉上嘴,六十年內沒有人能夠取得這重要的岩藏寶藏。這岩藏中載有許多忿怒尊的法門,適合秋吉林巴那個動亂時代,而秋吉林巴正是可以修習並且弘揚這些教法的上師。當秋吉林巴從波濤洶湧的河中浮現時,手持一黃色羊皮卷,上面覆蓋著空行母閃閃發亮的神秘手跡。那是他在正午前適時從鱷魚齒中奪了下來。
  那只河怪是護法神的化現,幾世紀前就發願保護蓮花生大士的岩藏法寶。這位取寶大師將岩藏譯出,廣泛地教導學生,利益度化了無數眾生。


四十四、一位比丘的夢

  伐闍羅弗多羅(Vajriputra)是北印度居桑比國優大葉國王和瓦佳德依王后的兒子。年輕時就不依戀世俗事物,並且有幸遇見了尊貴的阿羅漢迦旃延。
  放棄世俗生活的王子在父母同意下依止了阿羅漢,博學證悟的僧人教導王子,最後並為他剃度出家。後來這兩位離開了居桑比,因為俗話說:“遠離家園便成就了一半佛法。”
  一個晴朗的早晨,這位出家的年輕王子照例去化緣,不意走進國王普拉昌達王宮的庭院,好些位年輕的妃子為年輕比丘俊秀的外貌和正直高貴的教養所吸引,邀請他坐到她們中間,並以皇家禮節來款待他,伐闍羅弗多羅終於對她們談起了大慈悲佛陀達成心智圓滿寧靜的道路。
  當國王聽到這件事,立刻趕來看這情景。沒有一位妃子注意到國王站在連接著她們所坐的庭院的那座大石拱門下,這令國王非常憤怒。他對始終陪侍在旁的親信老臣喊道:“現在連一個黃袍光頭的年輕自負小子都能從她們不專的感情中取代我。”
  “出家人身旁圍坐著婦女實在太不清淨了!”國王叫道:“把他捆綁起來,”國王下令:“打他二十鞭。”他的命令馬上被執行。
  被痛打一頓並逐出宮殿後,伐闍羅弗多羅怒氣填膺,他決定要回國,招募兵團回來消滅普拉昌達國王。
  於是他回到上師迦旃延阿羅漢處,?述他不幸的遭遇,並且要退還所領受的出家誓言及黃色僧袍。然而迦旃延建議,對冒犯的人應行忍辱及寬恕,而不應放棄神聖的誓言去尋求報復。
  “佛陀尊者不是一再地說過‘歡樂和痛苦、失去和獲得、幸福和受苦、名望和羞辱都要平等接受,不要執著也不要厭惡……這便是遠離虛幻之道’?”
  但是熱血沸騰的年輕人一點也聽不進去,堅持要放棄崇尚和平及慈悲的誓願,一心想要報仇。因此迦旃延便指說天色已黑,穿越森林的路途非常危險,最好先過一夜,隔天帶著阿羅漢的祝福再啟程返家,伐闍羅弗多羅答應了。
  當這位頭青臉腫的男孩──仍然裹著血跡斑斑的黃色袍子──睡著不久,慈悲的老阿羅漢運用心智力量傳送一個具有啟發性的夢給他。在睡夢中,伐闍羅弗多羅看到自己回到家園,在父親逝世後繼位為國王,並招募軍隊,出發攻打普拉昌達國王,將其王宮夷為灰燼。
  然而令伐闍羅弗多羅萬分驚慌的,竟是敵軍戰勝了,而他自己被捕、被鞭打,在大庭廣眾下被屈辱,更被帶到皇宮城垣上的一座黑色高臺上等著被砍頭,正當劊子手攜帶著一把巨大兩面鋒利的刀走向他跪著的斷頭臺時,伐闍羅弗多羅看見迦旃延阿羅漢正在城市下面謙虛地化緣,他使盡全心力大喊:“上師啊!請救救我!饒了我一命吧!”
  伐闍羅弗多羅驚醒過來,他的上師在昏暗臥室中站在他面前,迦旃延安慰這男孩說:“不要驚怕,孩子,這僅是一場夢,你平安無事,就在我身旁。”
  伐闍羅弗多羅立刻瞭解到前一天所發生的事,同樣也是如夢幻般的不真實,因此不再有憤怒及報復的思想來染汙心地。他很感激地向慈悲的上師迦旃延頂禮膜拜,全是上師解救他,方能免於災禍愚行。
  迦旃延教誨伐闍羅弗多羅,萬事的本質均不真實而且短暫。伐闍羅弗多羅得到證悟,他後來成為十六阿羅漢之一,廣為弘揚佛陀教法。
  時至今日,據說當一個人為復仇或競爭的念頭折磨,缺乏一位精神導師而渴求寬恕的清涼之水,他都應該向伐闍羅弗多羅阿羅漢祈請。


四十五、優婆?多尊者與邪魔交會

  優婆?多是佛陀付法傳承裏的第四位祖師(祖師即精神領袖及傳承持有者),他是一位虔誠敬信的印度教徒賣香料者的兒子。優婆?多因為最後終於除去了“魔羅(”而獲得大眾的歡呼;“魔羅”是邪惡的化身,世尊本人於菩提樹下證悟時曾降服惡魔(波旬),“魔羅”是被擬人化了的邪惡之征,他具有魔力。
  優婆?多為佛教的第三代祖師商那和修壓服而改信。當時兩人正從河的對岸要渡到彼岸去,兩人就在恒河的中央辯論起來──這的確是一象徵性的意外事件。優婆?多在辯輸之後剃度出家;但是在連續一周的密集禪修後,他證得了阿羅漢的果位,也就是成為一個聖賢。他成為北印度摩突羅國(Mathura,中印度古國)之最佳教師,泰極瑪哈(Taj Mahal)即建立於此。
  有一次,優婆?多在摩突羅地區為一大群人開示,邪惡的魔王波旬對所有民眾撒米詛咒,許多人驚慌地匆忙離去,其他人則跑去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第二天,魔王很神秘地在城市裏撒放衣衫,更多的人捨棄了法會而去搶衣服,接下來幾天,更是金、銀和七寶石如雨而下,直到最後幾乎無人留下來聽優婆?多說法。
  在祖師開示的第六天,魔王帶著妻子及女兒們,裝扮成天神歌舞者的華麗模樣,組成一支三十六人的優美樂團,唱著美妙的曲子在城裏大街小巷遊行。除了少數幾位年長的出家眾外,沒有一人留下來參加法會。優婆?多阿羅漢終於親自進城去一探究竟。
  祖師立刻知道所發生的一切,迷惑的群眾們為惡魔的幻象吸引,都被眼前的歡樂沖昏了頭。
  優婆?多親自前去讚美這支美妙的樂團,並為他們戴上花環,此時惡魔和他的隨員竟立刻化成老弱乞丐,穿著惡臭的破衣,頸子上掛著癩皮狗的屍體。人們不能忍受腐敗的惡臭,厭惡地轉身離去。魔王費盡心力,還是無法重整外表,徹底地感到沮喪。
  優婆?多祖師上前招呼邪惡的魔王說:“恐怖的黑暗化身啊!你為什麼要欺騙我的信徒?你希望他們都變得像你一樣嗎?”
  被征服了的魔王十分後悔,匍匐在有力的佛教上師面前乞求上師能幫助他及家人從束縛中解脫,並引導他們走向正道獲得自由。
  仁慈的老優婆?多很慈悲地微笑著,同意協助他們解脫,但有一條件,他們必須答應永不再傷害佛陀的信徒,包括那些未來有幸能聽聞修習佛法的人。魔王和家人鄭重發誓護持,否則就不得好死。
  於是魔王和他的隨從立刻又恢復成原來華麗的形象。魔羅說:“昔時,慈悲的佛陀在菩提樹下禪坐,我使盡所有魔力來攻擊他,然而他卻毫不受擾。今天,我們僅是對這些人開個小玩笑,你卻如此殘酷地束縛了我們,你算是什麼樣的佛教徒呢?”魔王向優婆?多祖師抗議。
  在難以平息其怒氣下,優婆?多回答說,他只見過佛陀的法身(無形的絕對本質),不曾有幸親睹佛陀的肉身──如邪惡的魔王所曾見過般。
  因此,他接著說如果魔王能用他奇異的超能力量化成佛陀的肉身給他看,他就會加持魔王和他的隨從並解脫他們,免於像枯葉一般再受地獄道中惡業寒風的吹襲。
  魔王立刻化現成釋迦牟尼佛的形象,虹光燦爛。優婆?多阿羅漢虔誠地頂禮三次,同時吟誦三皈依文:“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在絕對真理和正道如此的莊重尊敬的面前,魔王竟無法維持他的幻化形象,同時也失去了他的幻象能力。魔王失去知覺後就消失了,連帶著他所有的隨從也都跟著消失。
  摩突羅地區所有的人都感到敬畏。那夜,當優婆?多開示至高佛法時,便由於不久前的內在經驗而渾身光輝四射。就在魔王陰謀不軌的第六天夜晚,成千上萬的人們都體悟到究竟真理的實在本質,並且從輪回的束縛中解脫。
  優婆?多利用魔王見到佛陀形象的方式來平服他,邪惡的魔王再也無法阻礙佛教徒走向自由和全知的無誤正道。

創作者介紹

common還原自然的空間

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