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味期,是酸甜苦辣的點滴
並不意味青山萬水儼然已走遍
此等迷濛遲疑停息
在您眼底,早已沒了秘密
不再喬裝
⋯⋯
也非追逐愛的至情所依
只想裸著素的單純
把玩風情的心
流淌的是被炫麗強行的撩倒
誘人啊!
只想淺酌不再宿醉!
撫了遊思
過已愁擾
最終的歸處
問了自己
足了
 
***
覺醒時,
抖落了這一身脫了釉的瓶壺
無華的傭俗
早已歷經而立不惑之年
既有的歲數是否也該稱了職?
⋯⋯

一撇一豎,是陳敘塵封已久的告白
沁出了冷靜的淚珠

而今
幾多的離別與聚合
回眸凝視
儘管廝磨醉語暈染
清麗潔淨依然
隱忍的濃郁情癡
終於啟了口開了心

彷若春樽盛醉色
默許了楓葉染秋意
捕不完的螢光
回溫愛的傳奇

**
遇見那種可以讓人感受
這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師父
我是徹底的輸了,絕對的臣服與膜拜
然而,這個我究竟要的是什麼呢?

⋯⋯
師父給學生最好的禮物
莫過於把學生錯誤的見地改正過來
不再落於惡趣

而學生報答師父最好的方式
應該就是能夠全然的改邪歸正

其他的,做學生的倒底還要什麼呢?
到底還要什麼?

生我養我之恩,莫過於父母恩
教我滋養靈性恩情是誰呢?
無以回報,無以回報
赤裸裸的發露懺悔,不斷的反省思量,
對今生來世有個交待,也算值了

然而,跟師父的相處
如父子,如母子,如君臣,如夫妻,如兄弟,如姐妹,
如朋友之道義等等,或者都含了,
透過這些感情上的橋樑
注入純粹的信心
用以鞭策自己精進於道業
也算是稱職了

然而,如果流連於欲念貪執
好比爬滿了千蟲萬卵的蝨子
只想等待強烈陽光的照耀
最後化光於無形

然而,
這充斥惡業滿是烏雲密佈
或者稱之為末法的現代,卻把陽光給遮了,
該要等待今日是何年?長長漫漫至龜年?

身處這樣的天空,
外相上,最最能夠入心的是什麼呢?

所以,最保守的下手處,還是從最基礎的小乘
盡管見地如何的高來高去
盡在無言裡的默契
您知,我知...
創作者介紹

common還原自然的空間

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