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末學而言,師父的教導當然是有次第的:

1) 先把自己種種情緒還有我執修好,這是需要花很多很長的時間 ⋯⋯ 
師父用他自身表演,可以深刻的體會到輪迴的過患,及無常等等四共加行,甚至不止!
用功者可以看到更細微,
粗一點可以看到自己的粗業,
如果只是像看戲一般,就如同看電視電影之後所體會的心得,
此時此刻,很自然的就想要淨業集資,不管是用什麼方式,
所有過往所學的都變成活生生的對自己五毒下手的用藥,而不再是文字

 
(看戲的是自己,都是自己心的投射) (所謂用功是針對自己的五毒下手的程度)
不是什麼人來改變它,也不是什麼東西來改變它,能改變的就是因緣(這是老師父講的)


 
2) 然後,有了具體的生活經驗,對比一下所學所思,再跟自己的心商量商量,很自然的有些懂,有些不懂
 
3) 瓶子洗乾淨了,很自然的就想裝乾淨的水來喝,此時再看儀軌,都是在提醒自己活在當下的工具,偶爾聽聞其他師長的開示,反而能更能明瞭師父的教誨,不論順境也好,逆境也罷,都很澹然,不會有太多情緒的起伏,即便有,也不過是船過水無痕

 
以上的前行如下:(關於如何尋找上師,網路上很多)
1. 先問自己要的是什麼
2. 個人是對自己的貪瞋癡等下手,心得如下:
 
一旦認定是師父,就需要對師父有信心,
信心是自然而然的,並不是矯情
不需要強迫合理化來說服自己,
有就有,沒有就沒有,
 
從欣賞師父,觀察師父,認同師父,一直到對師父全然信任之後,對師父產生淨觀,是自然而然的,
師父就好像一面鏡子,照鏡子的時候,很自然的就看到自己要改進的地方,然後把髒東西洗掉

 
****
 
聽再多,接觸再多,都是別人的美麗風光,真正打從自己經驗心得,才是最實際的了,這是如人飲水,自己最明瞭自己
 
****
 
對末學而言,每位上師都是很了不起的,不管他的地位多崇高,只要曾經啟發過末學,都是末學的師長
一如這一世的卡盧仁波切說的,MASTER可以很多,但為了教導,只能有一個GURU MASTER
 
然後我問他,我應該選誰作為我的老師?
1.是感覺比較親近?
2.是讓你覺得很感動?
3.是教你最多的
 
他說是教你最多的,後來又說是讓你覺得很感動的 ...
 
就開始了末學這6月7月這兩個月的回憶之旅
 
一方面也是為了整理一下觀念,一方面也是回憶
 
心理一直很明白跟的是師父,一來師父在我最低潮的時候幫過我,這種恩情是無以回報的,
二來,他真的教我很多很多,但習慣就是任何事不隱瞞,都對他誠實
 
這次跟KALU 仁波切的相遇,對於蔣貢仁波切,又再度被喚起,即便網路上可以搜尋很多KALU 仁波切的是是非非,對末學而言並沒有很多影響
 
但他也提醒了曾經蔣貢仁波切及卡盧仁波切對末學的恩情,所以他也在末學的皈依境裡,觀想加持融於法界的廣大悲心,這樣就足夠了, 他的功德事業,我也沒法參与幫忙,他這一世跟上一世的加持都沒變,也都在,這樣就夠了, 也許這就是他的教法,也許交集的並不是表相上儀軌的修持
 
所以末學對於這一世的他仍會保持恭敬心
 
噶瑪噶舉傳承的加持力,其實是不可思議的,很多很多老師,曾經的曾經都給了很多加持
 
欽哲仁波切也未嘗不是?貝魯欽哲仁波切就像是我的家人,宗薩欽哲仁波切的錄音帶開示,也陪伴度過學生時代,還有佛母.......一直沒有機會伺奉她,是我這輩子的遺憾!
 
他們都在皈依境裡陪伴著我,末學是何其幸運!
 
但現實生活裡,真正知道個人狀況,真正非常了解自己的心態,是誰?
 
所以一切都以師父為主
 
師父不會願意我到處亂跑到處學習,這一二十年來我一直遵守著
 
可能因緣的關係,能夠陪伴以前道友一起做四加行,其實也很開心
 
師父就要回高雄了,其實是很期待的,与師父相處,有時盡在不言中裡.如果需要隨時終止現在不一樣傳承的修持,我也會中止,一切都以師父為主!
 
 
在FACEBOOK我也跟嘎旺仁波切說了,他都沒有回應,這也給末學很大的空間,我一點也不會覺得難過,因為他也在皈依境裡
 
當我打電話跟師父說我沒事了,就已經擺明了這辈子都跟著師父,也許是生生世世吧!
 
對於過往接觸許多傳承的加持力,也不會因而改變,就像是陽光一樣,一直都在,
一如老師父說的,隨時都可以見到他
 
 
 

創作者介紹

common還原自然的空間

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